搜 索
首頁 > 工作動態 > 正文

建十多座華人會館 早期“一帶一路”沿線國的佛山印記

2019年10月17日 09:30    來源:南方日報





來自越南胡志明市的華人后裔到祖廟尋根。南方日報記者 戴嘉信 攝

  “暮鼓晨鐘故鄉情,南溟得志赤子心”

  這些華人會館都是“佛山制造”

  三百年前的某一天,佛山石灣一船滿載陶瓷瓦缸的大船,經沙口、石灣、瀾石和廣州的黃埔出海。這種船有著典型的標識,那就是高高豎起的三支大型桅桿,它的動力全靠風力,佛山人叫它作“大眼雞”。這滿載陶瓷的帆船在沒有臺風的秋季出發,最終抵達越南南部乃至南洋諸國。卸貨交易后,再經過半年休整,待第二年的春季風向轉變,再順季風回到珠江口、回到佛山。佛山陶瓷在東南亞各國最為常見,佛山“三煲”——飯煲、粥煲、藥煲最受當地老百姓的歡迎。

  2019年7月底的一天,這是胡志明市穗城會館副理事長盧耀南,面對佛山石灣研究團隊劉孟涵一行,用一口流利的廣東話所作的介紹。而周邊越南當地街坊,聽到講著廣東話的佛山人來了,紛紛主動上前表達敬意。在新一輪的研究探討中,石灣先輩前往越南,在當地建窯制陶,不僅建造廣府會館,還承建了越南胡志明市周邊包括福州會館、粵東會館等十多座會館廟宇建筑。

  早期“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佛山印記

  石灣瓦脊的產生與發展,與清代珠江三角洲地區大量建造祠堂的民俗有密切關系。昔日嶺南民間“大小宗祖皆有祠,代為堂構,以壯麗相高”“鄉中建祠,一木一石俱極選采,在始建者務求壯麗,以盡孝敬而肅觀瞻”。珠三角現存石灣瓦脊中,最為完好和具有歷史價值的就是祖廟博物館。細心觀察甚至可以發現,這些陶塑脊飾有不少場景,都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生活現實,尤其是嶺南盛行的騎樓和西方建筑風格的洋房,都是歷史上珠三角地區成為中西文化交流前沿的佐證。

  在這些會館瓦脊上留下了諸多佛山陶瓷產業輸出的密碼。比如在穗城會館其中一條瓦脊上,清楚地寫有“寶源窯造”,旁邊則赫然寫著店號地址“南(土斤)堤岸爐庵街”,并且還有工匠身份的標示“番邑何滔作”,這樣的標識也同樣出現在當地廣肇會館寶源窯的瓦脊之上。

  在劉孟涵看來,這些信息,正是石灣工匠們不忘故鄉的拳拳之心,佛山石灣人的先輩們,把自己對故鄉的情結與思念都留在了高高矗立的會館廟宇的屋頂上。也正因為此,時至今日,這些凝固在會館瓦脊上的建筑藝術,成為觀察佛山在海上絲綢之路進行技術輸出和產業輸出的最好例證,也成為在異國他鄉闖蕩的佛山人,對故土文化的思念和發生再聯系的可能。

  還不僅是“佛山制造”的廣肇會館、穗城會館瓦脊屋頂。香港古建筑研究專家馬素梅博士認為,“佛山制造”還承建了位于胡志明市第五郡屬于福州幫的三山會館,以及福安會館、七府天后宮、先師祖廟、粵東會館等,連同馬來西亞吉隆坡陳氏書院的瓦脊,這些都成為記錄佛山先輩勇闖南洋的歷史豐碑。

  讓人無法忽視的是越南穗城會館門口的兩副對聯:“暮鼓晨鐘同覺悟,歐風亞雨兩調和”,走出南洋的廣府人胸襟與視野之開闊可見一斑。在穗城會館屋頂的瓦脊之上,石灣陶工甚至留下了“世界維新”“文明進步”的字樣,而這樣的視野與胸襟,在國內現存的石灣瓦脊上,是從來不曾看到過的。

  從瓦脊人物細節來看,《芭蕉洞》《六國大封相》《三國演義》……這些生動的歷史和粵劇故事,生動展示在了越南多座會館的瓦脊之上。這種用來安放在大型公共建筑屋頂上的建筑裝飾,為了適應人們從下往上看的視角,瓦脊上人物都有適度的前傾,頭部比例適當放大,這種結合現實生活中的視覺美學,讓人備感親切。而在時光輪回的百年間,瓦脊設計師的情懷依舊,瓦脊工匠們的獨特匠心,讓后來的欣賞者肅然起敬。

  向海出發,對話世界歷史的佛山符號

  歷史的指針撥回到1854年的一天,在南海西樵綺亭陳公的墓地前,兩個陳姓兄弟叩頭跪拜。然后,二人又去祭拜了土地神和北帝廟。背井離鄉,出洋謀生前的儀式,在南海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大一點的祭拜的年輕人叫陳啟樞,已經在越南當地岳父麥氏族人的提攜下,賺得“第一桶金”。這次,他要帶弟弟陳啟沅一同前往。弟弟陳啟沅臨行前,專門帶了一個書箱,里面裝滿了算學書籍。

  第一次合作販賣綢緞到越南,船到海南就沉沒了;那就一邊學習機械學,一邊開設鐘表修理店,同時經營雜貨店;這還不夠,他們又把佛山產的香云紗這種通透涼爽的面料帶到南洋,專門經營染貨紗綢;僅有這個還不夠,春夏東南風盛的時候,再把云南的大米、檳榔、燕窩等土產運回廣州珠江口……勤奮好學的兄弟倆,用了十年時間在商海中搏殺,成為越南堤岸廣東街的巨商。而他們產業報國的理想,終于可以實現了。

  他們就是在越南發跡的陳啟沅兄弟,后把繅絲廠引進故鄉南海西樵,成為中國第一家機械繅絲廠的創辦者。越南華裔劉金鐘告訴記者,為了紀念這位佛山人,胡志明市現在仍有陳啟沅學校和陳啟沅街。事實上,穿越數百年后,歷史上佛山與海上絲綢之路國家的產業互動,在全球化時代,冥冥之中,再次以新的面貌出現,而這種互動,似曾相識。

  2006年,在越南開展營銷投資頗有成效的基礎上,為進一步擴大東南亞市場的銷售份額,美的集團投資2500萬美元在越南平陽省新加坡工業園建設美的越南工業園,成立美的生活電器(越南)有限公司,主要生產電飯煲、電磁爐、電水壺等小家電產品。該項目成為美的集團第一個境外投資建廠的項目。比美的更早落子越南的是廣東科達潔能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其首條海外陶瓷整線工程就已出口越南,成為中國第一個出口的建陶整線工程項目。

  當然還不只是陶瓷。在暨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張曉輝的研究中,民國初期10多年間,華僑“旅居南洋者,為數日眾。南洋群島經濟勢力之現在和將來,皆大半操于華人之手。”佛山人準確地把握到,南洋華僑聚居區作為廣貨最主要的外銷市場,海外華僑以粵籍為最多,他們嗜好本國土產,每年出口供其消費的廣貨達上億元,市場潛力巨大。

  史料記載,彼時的南洋系農業社會,所需工業品全賴從外輸入,以紗布、棉織品、五金用具、各種器皿、食品等為大宗,而這些恰恰是廣貨集中生產地“省佛”各鎮各司工商業的主要產品形態。此外,近年來也有學者提出,佛山印刷業以及武術同樣對越南等海上絲綢之路國家產生一定的影響。

  廣西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副教授胡小安認為,18世紀中期,除米糧、錫、鋅、鉛等交易外,其次是書籍印刷、交易,當時有一種說法“廣東刊刻,嘉定發售”,廣州、佛山與越南嘉定之間的漢籍刊印與銷售在當時較為興盛。目前在越南尚能見到30多種以通俗文學作品為主的中國印本古籍,是在佛山印刷。

  多年研究佛山木版年畫的佛山市博物館陳列宣教部主任程宜認為,19世紀末20世紀初近30年時間,越南向佛山采購了大量木版年畫,流入到越南的木版年畫,行業人稱之為“安南畫”。史料記載,“安南畫”起源于清光緒年間在佛山衙前街一家名為“義和”的商店,是由清遠人潘瑞石創新的一種木版年畫。這個品種在越南安南試銷成功后,潘瑞石將店號改為“季華齋”。而遠銷越南的版畫,在國內沒有銷路,也沒有自己的名稱,潘瑞石和從業人員就管它叫“安南畫”。雖然存在時間只有30多年,但“安南畫”在海外影響力頗大,是佛山木版年畫出口產品的代表之一。佛山木版年畫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馮炳棠生前曾談到,當時佛山所有作坊都做過“安南畫”,因為“安南畫”的需求量很大,每年春節前趕貨,各家作坊都一起做。而不論是陶瓷、功夫、安南畫,還是以陳啟沅命名的學校和街道,佛山先輩留下的傳承密碼,都成為今天佛山在“一帶一路”上的歷史符號。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35號 郵編:100037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版權所有 中國僑網技術支持

[京ICP備0507210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2928]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